展开新蓝图 奋进新征程——“十四五”规划纲要勾勒经济社会发展脉络

                    发布者:澳门太阳集团官方网址学院发布时间:2021-03-25浏览次数:10

                    展开新蓝图 奋进新征程

                    ——“十四五”规划纲要勾勒经济社会发展脉络

                    本报记者 陆娅楠 李心萍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

                      日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以下简称“十四五”规划纲要)正式公布。19篇、65章、192节的“十四五”规划纲要,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为深入推动高质量发展擘画宏伟蓝图。  

                      1

                      五年规划首次不设GDP增速具体值,但仍需努力使经济增速与潜在经济增长率保持一致

                      GDP是衡量一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核心指标,也历来是五年规划中最具综合性、最受关注的指标。“十四五”规划纲要将GDP作为主要指标予以保留,同时将指标值设定为年均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各年度视情提出”,这种表述方式在五年规划史上还是首次。

                      “以定性表述为主,隐含定量表述,这是从推进现代化建设的全局和整体出发,充分把握‘十四五’发展趋势和内外部环境,经过慎重论证、反复比选、深入研究作出的一次调整。”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说。

                      我国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不能简单以GDP增速论英雄,更不能为了经济增长不顾质量效益和生态环境后果。但另一方面,实现现代化也需要合理的增长。“十四五”规划纲要的处理方式有效兼顾了这两方面需求。

                      “‘十四五’处于‘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期,‘十四五’规划纲要突出做好‘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有机衔接。当我们以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为目标时,GDP增速具体区间数值就显得没那么重要,发展的质量效益更加重要。”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说,“不简单地按照经济增速单一指标来推进现代化治理,才能够给改革创新足够空间,最终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经济增长目标以定性表述为主、隐含定量表述,并不意味着不要GDP增速。胡祖才表示,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到2035年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蕴含着未来15年我国GDP增速需要保持在合理区间。

                      刘元春算了一笔账,2035年要达到当代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意味着“十四五”期间我国人均GDP平均水平按不变价格计算,要达到1.5万美元左右。这就要求中国经济增速在“十四五”期间保持6%左右的年均增长率。

                      “‘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其他主要指标,比如失业率、能耗强度、碳排放强度等和GDP是相关联的。这些指标给出了具体数字,隐含了我们要努力使经济增速与潜在经济增长率保持一致。”胡祖才说,“十四五”期间,GDP增速保持在一定速度是有把握的。不设定一个具体的量化增速目标,有利于更积极、主动、从容地应对各类风险挑战,增强发展的灵活性,为应对不确定性留出空间,也有利于引导各方面把工作重点放在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上。“相对于五年,年度形势较易研判。在年度工作中,可根据内外部环境变化和经济运行状况等,有针对性地确定年度增长目标。”

                      2

                      民生福祉类指标占比在历次五年规划中最高,充分体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锚定2035年远景目标,聚焦“十四五”阶段性任务,紧紧围绕“六个新”目标要求,“十四五”规划纲要设置经济发展、创新驱动、民生福祉、绿色生态、安全保障5大类20个主要指标。这其中,民生福祉类指标有7个,占比超过1/3,是历次五年规划中最高的。

                      “在其他主要指标整体‘瘦身’的同时,民生指标不降反升,是对民生期盼的回应,也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应有之义。”刘元春说。

                      看就业。“十四五”时期,我国继续实施就业优先战略,扩大就业容量,提升就业质量,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以内。

                      看收入。我国将着力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要基本同步,完善创新要素参与分配机制,多渠道增加财产性收入。

                      看教育。我国将持续改善教育基础薄弱县、人口流入地和农村地区办学条件,新建改扩建中小学校4000所以上;新建改扩建2万所幼儿园,增加普惠性幼儿园学位400万个以上,努力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学前教育毛入园率提高到90%以上;支持100所中西部本科高校建设,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提高到60%。

                      看医疗。“十四五”时期,我国将继续完善公立医疗机构为主体的医疗服务体系,每千人口拥有执业(助理)医师数提高到3.2人、注册护士数提高到3.8人。推动基本医疗保险省级统筹,落实异地就医结算,积极推进药品和耗材集中带量采购使用改革,切实减轻群众看病负担。

                      看社保。我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十四五”期间要进一步健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率提高到95%,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推进失业和工伤保险省级统筹,实现社会保险法定人群全覆盖,做到“应保尽保”。

                      看养老育幼。“十四五”时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我国将大力发展普惠型养老服务,多措并举扩大养老机构床位供给,护理型床位占比提高到55%。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将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由目前的1.8个提高到4.5个。

                      “这些指标覆盖了就业、收入、教育、医疗、养老、托育等各民生领域,充分体现了把改善民生福祉放在更加突出重要位置。”胡祖才说,“十四五”规划纲要注重贯彻新发展理念,充分体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注重使人民群众更有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3

                      首次设置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比指标,充分发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作用

                      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坚持创新驱动发展被置于具体任务的第一位。“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力争投入强度高于‘十三五’时期实际”是全文中率先亮相的指标,“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提高到8%以上”则是五年规划中首次设置的指标。

                      胡祖才分析,按7%年均增速测算,到2025年,我们的研发经费投入总量将达到37582亿元(2020年不变价),比2020年增加13156亿元,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也会高于“十三五”时期实际。

                      “‘十四五’规划纲要首次设置‘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这个指标,并用专门章节阐释,可见基础研究被放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胡祖才分析,2020年,我国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的比重为6.16%,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到2025年基础研究经费可以达到2800亿元左右(2020年不变价),这是一个非常鲜明的导向,表明我们将更加重视基础研究。”

                      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提高创新链整体效能,“十四五”时期,我国还将加快构建以国家实验室为引领的战略科技力量。聚焦量子信息、光子与微纳电子、网络通信、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现代能源系统等重大创新领域组建一批国家实验室。瞄准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生命健康、脑科学、生物育种、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前沿领域,实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要实现“十四五”发展目标,还需要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围绕实现高水平自立自强、畅通经济循环、扩大内需、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推动全面绿色转型来深化改革。

                      “‘十四五’时期,我们要更加充分发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作用。坚定不移地用改革来化解风险和挑战。”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赵辰昕说。

                      刘元春也认为,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让高技术行业、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源,因此仍要坚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通过深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释放生产要素、资源,让它们流入创新领域取得新突破,从而做大做强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


                      《 人民日报 》( 2021年03月25日 02 版)